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果小云薅羊毛事件网红_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最先

果小云薅羊毛事件网红_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最先

3个月前 (01-01) 投稿作者:神仙资源网 围观人数:37 评论人数:0次

干货丨薅羊毛了。

世界上还有没有比买包买鞋更让人兴奋的事?(追星除外 当然有,薅羊毛鸭。 看看618,双11,双12的销量就知道大家有多热衷于这项全民运动。 马云爸爸一次又一次实践出真知,让我等明白,挣再多的钱也挡不住薅羊毛的快落。 可能是快暑假了大家心思活络都想往外

不知道从什么时刻起,「薅羊毛」这个从 1999 年春晚白云大妈口中说出的词,突然在网络上流行起来。但薅羊毛也是分段位的,天天在微信群里四处发口令红包、求密友协助「盖楼」分到的红包充其量只能叫「蚊子腿」,能用 26 块钱买到 4500 斤橙子反手还获得几百块钱赔偿甚至薅垮一家天猫店的,才有资格称得上「羊毛党」。
不外这样天秀的操作并没有获得主流价值观的认可,舆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此次事宜的主角「路人 A-」经受了生涯的毒打。
4500 斤橙子引发的「血案」
可能有许多人全程围观了此事,但为了照顾还不知道事情经由的同伙,在此我们简朴回首一下这起「UP 主率领上万粉丝薅羊毛致店家关铺」事宜。
-editor-image-source-   图片来自:新浪
某天猫水果店泛起了「26 元 4500 斤脐橙」的 bug 价,此价钱很快被 B 站以薅羊毛著称的 UP 主「路人 A-」获悉,在他的呼吁下,多个谈天群的粉丝一拥而上,一夜之间下了上万订单,涉及金额 700 万。
许多人看到这个价钱的第一反映可能是拒绝的:4500 斤,有事吗?吃又吃不完,买它干嘛?
但羊毛党却有一双善于发现破绽的眼睛,在没有优惠的地方也能挖出羊毛。他们要的是这 4500 斤橙子吗?他们要的是店家的赔偿。卖家未在 72 小时内发货,买家即可向天猫投诉并获得现实成交金额 30% 的赔偿,从「路人 A-」在谈天群里晒出的赔偿截图来看,拿到 400 多元赔偿意味着一单价钱跨越 1200 元。
店家的赔偿金是从店肆保证金里扣除的,以是「路人 A-」还提醒粉丝尽快去索赔,省得店肆在保证金扣光后关闭,「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讲道理的话,检测到这个 bug 价的不会只是「路人 A-」,不外这次「出圈」的只有他一个。随后发生的事可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谈天截图和店家声泪俱下「求放过」的通告曝光后,「路人 A-」成了众矢之的,他的态度也履历了「商家操作失误,与我无瓜——事情似乎闹大了,那我赔一点——越来越严重了,那再多赔点」的递进式转变。
到目前为止,此事的结果是:淘宝已辅助店家重新开店,店肆重新开张后销量猛增,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至于这是不是店家为打响知名度有意谋划的营销,这里暂时不深究,但这次事宜并非孤例,这一次或许是店家幸运或真的是「黑吃黑」,但倒在羊毛党手下的无数店家却是欲哭无泪。
薅羊毛已经从领张优惠券或红包的小打小闹,变成了有组织有规模的产业,羊毛党也从一个带有自嘲或讥讽意味的词,变成了与黑产、灰产挂钩的贬义词。
随网络降生的羊毛党
广义的薅羊毛,是指一切占商家廉价的行为,小到排队抢购打折鸡蛋,大到游走于执法边缘钻破绽,都可以称之为薅羊毛。
最早的恶意薅羊毛行为,大提要属十年前的许霆案。2006 年,广州青年许霆行使 ATM 破绽取走 17.5 万元,最终以盗窃罪被判刑 5 年。
不外薅羊毛的普及和羊毛党的生长,还要拜网络所赐。新户注册优惠券、打车红包、支付立减、积分兑换,愿意烧钱换流量的互联网企业比起昔时的超市、百货可要大方得多,也为羊毛党「作案」提供了极大便利。
图片来自:REEBUF
往往有「出圈」的 bug 价时,外界往往惊讶于羊毛党的无孔不入:「这是怎么找到的?」其实在羊毛党眼中不外是放个爬虫监测的事;一个支持多张手机卡的「猫池」加上打码平台就能批量获取各大网站的新户福利;和开了外挂的羊毛党一起加入秒杀,通俗人只有陪跑的份;更不用说现在的通讯有多蓬勃,羊毛流传得快,羊死得也快。
刚起步的平台对羊毛党的态度往往对照矛盾,一方面,要交出漂亮的数据,他们离不开羊毛党;另一方面,冲着新户福利的羊毛党无法给平台带来真正的价值。

图片来自:腾讯企鹅号
许多羊毛党都市眷念 2015 年左右 P2P 最疯狂那段时间的好日子,「新户首投返 200、前 3 个月返利 500」等羊毛层出不穷,动辄 20%-30% 的收益率堪称「羊腿」,甚至有不少平台为获得人气自动给羊毛党「通风报信」,但最后要么是平台壮大后翻脸不认人,加大风控将羊毛党拒之门外,要么是羊毛党赢利后迅速抽身,平台花了钱却得不到真正的用户。
虽然现在网贷已无油水可言,但互联网永远不缺羊毛,羊毛党也永远不嫌贫苦或钱少。网约车大战的时刻,可以团结司机刷假单薅平台的补助;共享单车鏖战正酣时,可以用模拟器套取骑行红包;就连扫瓶盖赢红包的两三毛钱都不放过,横竖薄利多销。
薅羊毛的底线在那里?
薅羊毛这种行为,最大的特点是不费劲,哪怕是繁琐的双 11 游戏,比起天天的事情照样要轻松许多,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获得回报,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很容易让人上头,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薅羊毛从一种小众行为甚至灰产逐渐演变成一种社会现象。这次随着「路人 A-」一起薅羊毛、年头抢拼多多百元优惠券的用户中就不乏通俗消费者,他们目的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帮黄牛批量赢利,但其行为严酷来讲也没有比职业羊毛党高尚若干。
有意思的是,两起事宜的舆论风向截然相反。拼多多被薅羊毛时,很少有人训斥羊毛党,最多是深扒背后的产业链,而讨论更多的是拼多多平台风控机制不完善或者讥讽股价的上涨足以填补损失。到了淘宝店家这边,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训斥羊毛党没节操,逼得哪怕是自称未介入薅毛只是流传新闻的「路人 A-」负担责任。
薅羊毛的底线在那里?是不是逮着肥羊可以使劲薅,劫富济贫?
往利益想,淘宝店家遭遇的反转,体现了民众的知己和正直的三观,但职业羊毛党的罪与恶,只靠舆论的训斥无法解决。
我无意为「路人 A-」开脱,投机取巧简直纰谬,随着上车的人同样心术不正,但商家自己设置错了价钱,也没有二次核对,不能说没有责任;店肆流量异常,天猫引以为傲的风控机制也没被触发,是否也有不足之处?如何用技术手段规避此类事宜的发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抱着坐享其成头脑的人,才是值得深刻反思的。
网络带来的利益我们已经享受多年,但由此滋生的恶才刚刚展现。
题图来自:Cary Wolinsky




喜欢这篇文章就点这里

  • #薅羊毛骗局#红包现金活动
  •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二狗娱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