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稀奇,手机_《暗行者》(校对全本)作者:蓝晶

稀奇,手机_《暗行者》(校对全本)作者:蓝晶

4个月前 (04-03) 投稿作者:神仙资源网 围观人数:188 评论人数:0次

有哪些好玩的app,怎样开发手机软件_《暗房》(校对全本)作者:格子里的夜晚【91w】

  《暗行者》 / 作者:蓝晶
  内容简介:   一名帝国中尉,24岁,接到一纸到敌国隐藏的派令,轻易地改变了他的生涯规划──忿忿不平的雷克·赫尔既无法拒绝,又不想在特工南征北战的冒险中枉送了名贵小命!   不如这样吧──日间,他是个浪荡无用的花花贵公子,黑暗,他是个黑夜中的传说,只要能够交差了事就好。   于是,在这魔导机械的国家中,雷克·赫尔就以双重面目面临众人,睁开一场表里不一的禁忌游戏……

  第一部

  第一集 神赋特工

  第一章 溃败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   称霸大陆数百年的昔日霸主,已经显露出了老迈颓唐的情景,一个年轻的帝国却在短短的几十年间兴起,就像所有充满生机和雄心的年轻人一样,他最先挑战老霸主的权威,争取大陆的霸权。   与此同时,约束了人类头脑近千年的神权,也早已消灭,虽然大部分人依旧信赖天主的存在,教廷却已丧失了以往居高临下的职位,现在教廷的绚烂只能够照耀到仅仅三千平方公里的教廷国。   一最先对这最感应兴奋的即是各国君王们,然则他们很快发现,随着神权的衰落,他们头上那顶神赋的王冠,也最先变得黯然失色。   中心阶级的兴起,预示着一股新的势力已经登上政治舞台,短短的十几年内,大陆各地发作了数百场革命。   令中心阶级鼓起勇气拿起武器的缘故原由,是一样器械——火药,这件从炼金术士的实验室内里流出来的发现,让战争彻底变了容貌。   也正是由于火药的乐成,使得众人看到了邪术为通俗人所用的曙光,有多少人期望邪术不再是为邪术师所独占。   因此在火药被广为运用后的一个多世纪中,越来越多邪术师实验室内里的功效,被挖掘了出来。   所有的功效最先被运用的地方一定是战争,这些神奇而又壮大的武器,让战争彻底改变了以往几千年一直延续下来的样子。   新的武器,新的战争模式,同样也进一步增强了大陆新霸主的野心。   新旧霸主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在战争之初,人们展望这场战争将连续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仅半个月都不到,大陆的旧霸主,曾经绚烂显赫了六个多世纪的亚法帝国,溃败了。   在特雷斯通往松嫩平原的山路上,一支长长的、看不到终点的军队,正在无精打采地徐徐往前移动着。   这正是刚刚从前线溃败下来的亚法帝国的军队,这里有整整十六个兵团,快要九万余人。   和所有溃败的军队一样,这些沿着山路而行的士兵,样子看上去显得异常凄切,他们两眼无神,没精打采,不少人更是将步枪看成手杖,道路上行驶的马车载着断腿折臂的士兵,他们甚至连呻吟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骑在马上的,是一个看上去忧心忡忡的年轻尉官,由于满脸络腮胡子的缘故,他看上去有三十上下的年数,穿着的制服上,看不到和士兵们一样的灰土和血迹。   这个年轻尉官的名字叫雷克·赫尔,他比那些通俗士兵要幸运许多。   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军务官,却能够有一匹战马代步,这是许多比他官阶高的军官都无法享受到的权力。   他所任职的军务处,又是个油水相当足的部门,虽然军务官不像军需官那样,能够依赖"吃"那些军用物资捞大笔的钱,不外他们也有自己的财源。   在军务处里,赫尔中尉算不上有钱,固然他也绝非清白得像婴儿一样,他只不外没有其他军务官那样明目张胆,赫尔一直以真正的伶俐人自居,而一个伶俐人基本上一定是一个郑重的人。   像他这样的人,一样平常来说都市活得异常惬意,然则现在他却有些忧心忡忡。   赫尔并不是为了战争的失利而感应忧心,事实上,在战争还没有发作之前,他就已经展望到了帝国的溃败,只要看看他的同事们所做的事情,就可以知道这场战争不可能胜利。   现在真正令他感应忧心的缘故原由是,今天早上,突然间来了一封密令,调他前往总指挥部。   他不能不仔细想想,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若是不是由于那些比他加倍贪心的同事丝毫没有受到审查的迹象,他一定会以为要最先一场大整肃了。   正当赫尔中尉满是疑惑地专一赶路时,突然间,死后传来一片嘈杂的喧闹声,紧接着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枪声。   不只有枪声,甚至逐渐响起了炮声,那是两百毫米口径臼炮发出的轰鸣。   虽然炮击的地方离得很远,然则那在群山之中滚滚而来的声响,依旧令赫尔中尉猛地一惊,他马上催动战马朝着旁边的山坡奔去,对于这种状态他着实是太熟悉了,那是敌人空袭的警报。   正如赫尔中尉预料的那样,当他才骑着马跑上山坡,进入一片希罕的树林时,死后就猛地响起一片沉闷的轰鸣声。   一股热浪从死后席卷而来,中尉感觉到自己被这股热浪往前推进着,幸好热浪进了树林之后,迅速削弱下来。   进入树林之后,中尉并没有就此停留,由于这里依旧不是最平安的所在,那些希罕的树木,并不能够有效地阻挡来自空中的袭击。他继续策马向前,一直到了块极大的岩石周围才停了下来。   赫尔中尉从马上跳了下来,迅速躲在岩石后面。敌军空袭的时刻,骑在马上是一件极危险的事,那无疑是在引诱敌人的空骑提议攻击,尤其军官是异常有价值的袭击目的。   躲在岩石后面偷偷地张望,只见天空中翻飞盘旋着十几个黑影,这些长着伟大同党的黑影,时不时发出一阵异常耀眼的闪光。   闪光事后即是一团火球从天而降,一旦落到地上,火球马上随着一声沉闷的轰鸣爆炸开来,火球爆炸的局限很大,边缘甚至延伸到树林深处。   最惨的就是那些马车里的伤兵,他们无疑是最显眼的目的。一长串的马车在轰鸣声中化为灰烬,那些没有被攻击到的伤兵也顾不得伤势,拼命想要跳下马车。   士兵们早已躲进了树林,他们透过那希罕的树冠裂缝,一直地朝着天空射击,不外中尉异常清晰,那基本就是徒劳,纵然敌军的空骑停着不动,在跨越四百米以上的距离,想要击中他们也只有靠运气。   虽然中尉同样也拔出了配枪,不外他并没有射击,他不计划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更不想自动招惹危险。   对于他来说,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守候,等到己方的空骑前来救援,或者等到天空中的这些家伙失去兴趣,对于没有任何空防能力的步兵团来说,这是唯一的设施。   敌军提议突袭的空骑之中,有四个可以确定是魔导空骑士,以及十一架轻型魔导机甲。   正当中尉全神贯注于空中的鏖战,突然间,一架魔导机甲冲着他直扑过来,随着一道红光爆闪,一颗灼眼的火球由远而近。   "轰"的一声巨响,火球撞在岩石上炸裂开来,周围的树木被炸得断折纷飞,不外更令赫尔感应恐惧的,照样因之而起的大火。   一声嘶鸣,战马挣脱了缰绳横冲直撞起来,这冒失的行为马上送了它的性命,随着又一声低落的轰鸣,魔导机甲发射的火球在它头顶上方炸裂开来。   那血肉横飞的情景,让赫尔中尉暗自庆幸他没有骑在马背上,不外现在的赫尔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管这些,周围的大火正在迅速伸张开来,偏偏周围除了这块岩石,再也没有其他可以用来隐藏的障碍物。   赫尔中尉一边在心底咒骂着,一边拔出佩刀用力挥砍着,试图砍出一道防火带。   这时,头顶上传来的一阵劲风令他感应骇异,仰面望去,只见那架魔导机甲急速从他头顶上方掠过。   就在那一瞬间,中尉看清了这种恐怖武器的容貌,说实话,这器械真的很丑,它有一对至少六米长的伟大同党,背上有一个隆起的驼峰,身体底下是两条收起的、鹭鸶一样平常的长腿,后面是睁开犹如扇子一样平常的尾巴,这器械没有头,却有一只核桃巨细一直转动着的眼睛,现在这只眼睛就紧盯在他的身上。   最糟的是,这器械居然不愿放过他,在一个盘旋后又转了回来,这让赫尔恐惧异常,同时却又莫名其妙,他着实想不出,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幸运",让一架魔导机甲紧盯不放。   虽然充满了恐惧,然则赫尔的手却自然而然地抬了起来,他的手里有枪,枪膛里另有一发子弹。险些同时,底下的树林内里响起了一片枪声。   赫尔中尉的射击手艺并不好,他是个军务官,基本用不着上前线,他的枪法是在刚刚征召入伍时短期训练出来的效果,前后总共打了还不到一百发子弹。   以是,当他看到攻击魔机那扇子一样平常的尾巴被击散开来,胸前同样碎片纷飞的时刻,他基本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他那一枪的劳绩。   不外他马上发现,现在绝对不是思量这件事情的时刻,由于他再一次看到了那致命的爆闪。   中尉甚至来不及反映,就感应自己被一股壮大的气力砸进了泥地之中,凶猛的撞击令他眼前一黑。   中尉清醒过来的时刻,看到两个士兵正捉住他的手往外拽,他的身上压着许多断折的枝杈,险些被活埋在了底下。   耳边依旧不时传来零星的枪声,中尉预测应该是有敌人的空骑士被击落,以是士兵们正在满山遍野搜索。   但对于中尉来说,这一切和他基本无关,刚刚死里逃生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晰生命的难得。   中尉唯一感兴趣的,即是那架差一点要了他的命的魔导机甲,那器械发出濒死一击之后,便坠落在树林之中,坠落地址离他只有十几米,大部分残骸被一棵树的树枝挂住。   从底下可以清晰看到,魔导机甲的同党和躯体都有清晰的弹痕,子弹不只击碎了尾翼,同样也击碎了胸前的金属挡板,现在破口依旧往外冒着呛鼻的暗红色浓烟。   这让中尉直接地联想到点燃的导火索,和即将爆炸的火药桶之类的器械,一直珍惜生命的他连忙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站在远处看那残骸,除了胸前有一块并不太厚实的金属挡板之外,其他地方是用一层木片、一层细密的钢丝网再加上一层帆布,层层胶合在一起制成,看上去颇为轻盈也够结实,只是没有设施防御住子弹。   中尉暗自庆幸这器械的防护能力不足,要不然今天就可能性命不保。   他顺便也悼念了一下那匹英勇牺牲的战马,这匹马只管脾性强硬、又难控制而且容易受惊吓,但毕竟跟了他两年,多多少少有些情绪。   赫尔中尉讪讪地从战地医院营地出来,不能够从医疗官那里获得伤员证实,让他感应相当失望。   凭据帝国军队的老例,对于由于战斗而英勇负伤的伤员,许多罪名可以不加以追究,而现在他正需要这些。   从军医处借了一匹原本用来拉车的马,这头牲畜跑不快,不外总比他用两条腿走着去强。   骑着这匹跑不快的马,在天黑之前,中尉终于到达驻扎在前方小镇的总指挥部。   小镇的名字叫达安,是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颇大的镇子。   镇口用磨盘巨细的岩石修砌一道颇为厚实的围墙,围墙的后面,架着小口径的行营火炮和大口径的臼炮,在炮营后面的广场上,竖立着一排银白色的机甲,它们的样子和被击落的敌人的机甲很像,只是身体更大一些。   小镇的外面另有一支步兵团守卫,由于已经天黑,士兵们早就搭起了帐篷,帐篷就搭在山路边上,一眼看去,长长的山路双方全都是营帐。   隔着一道围墙,镇子里和镇子外的情景完全两样,外面的山路上静悄悄,赶了一天山路的士兵们早已进入帐篷休息,然则小镇里却由于时间还早,而显得异常热闹。   进入小镇需要稀奇通行证,幸好赫尔的调令就可以算是一种通行证,小镇上值班的军务官替赫尔中尉放置好了住处。   那原来是一座旅馆,原本客房的大床不知道被扔到了那里,现在换成了两张折迭军用床,床头的墙壁上打着一批钉子,可以用来吊挂衣服。   中尉虽然很累却一点都睡不着,一方面是由于他有放不下的心事,另一方面是由于旅馆大厅异常嘈杂。   把刚刚从军需处领来的器械往床头一放,中尉径直走出门去,他必须要找一个人。   他要找的谁人人叫博罗温·哈丁斯,他们俩在短期士官集训班里是同砚,虽然短期士官集训班仅仅只有三个月,却足以让臭味相投的人成为密友。   从训练班出来之后,赫尔的运气不错地进了二十一兵团的军务处,然则哈丁斯比他运气更好,直接进入了总指挥部。   军务处的利益是有丰盛的油水,而总指挥部的利益是容易获得擢升,以是四年过去了,赫尔仅仅提升一级,到现在照样中尉军务官,而他的这位密友却早已拥有了少校军衔。   和中尉一样,这位哈丁斯少校同样也是一个伶俐人,赫尔甚至以为哈丁斯比他加倍伶俐,由于他在军务部只能够算是混得不错,而哈丁斯少校在总指挥部却称得上神通广大,从他那里可以知道许多隐秘内幕。   想要找这位哈丁斯少校并不容易,一道路障将小镇一隔为二,路障的一边是通俗军官驻地,另一边是高级军官驻地,宪兵守卫着这道界限,中尉可绝对不敢乱撞,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守候。   守在路障一侧,等到一个传令兵想要进去的时刻,赫尔中尉花了二十军卷,让谁人传令兵帮他把哈丁斯叫出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哈丁斯那熟悉的身影,泛起在中尉的眼前。   围墙外一处平静的角落里躲着两个人,这是哈丁斯少校的放置,凭据他的说法,小镇里异常不适合谈论隐秘,由于那里基本就没有隐秘可言。   赫尔对此也有同样的看法,就拿他本人来说,他手里的调令上就敲着代表"隐秘"的印章,然则他依旧把这件事情向自己的密友尽情宣露。   哈丁斯稍微犹豫了一下,对这件事情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大部分是耳食之闻,以是他思索了片晌之后说道:"这件事情生怕和总指挥部没有任何关联,调令虽然是这里发出的,却不是总指挥部的意思。"   他朝着周围仔细张望着,确认绝对没有其他人,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到一些风声,真正要发这个调令的是军事情报处。"   "上面已经决定将布朗顿、玛菲洛和亚尔克这三个省割让出去,作为战争赔偿。不外在此之前,军事情报处计划在这三个省安插一些隐藏者。"   "征调人员名单是军事情报地方提供,名单上的人全都是像你这样,不太引人注目、没有家庭拖累的军官。"   赫尔皱紧了眉头,这绝对不是他所希望听到的事情,他很清晰所谓"隐藏者",就是"特工",而特工绝对不是一项有趣的事情。   随同这个名词泛起的经常有"缧绁"、"酷刑"和"殒命"等等一系列词汇,其中的任一个都令赫尔感应毛骨悚然。   "有没有设施,让我从名单上消逝?"赫尔连忙问道,他显得有些心惊肉跳。   "异常负疚,我的同伙,这件事上我一点都帮不上忙。虽然军事情报处的那点破烂事,基本没有任何隐秘可言,然则他们的人却绝对容不得其他部门加入。"   "事实上他们拟订好这份名单之后,总指挥部一定已将你们的身份从军队的名单上撤销了。"哈丁斯说道,语气充满了无奈。   赫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他的脑子已是一片杂乱。   和由于贪污而上军事法庭受到审讯比起来,当特工显得加倍恐怖,前者至少另有一条生路,而后者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甚至连想死都办不到。   然则他也知道,既然他的名字已经落在了军事情报处的名单之中,他就算想逃也逃不了,由于对于逐渐衰落的亚法帝国来说,其他的一切都在萎缩,只有情报部门变得越来越重大。   对外有国家情报局、军事情报处,对内有隐秘警察、监察部,甚至连外交部都拥有隶属于自己的情报机关,虽然这些情报机关未必能从戒备森严的贝鲁帝国获得任何有用的器械,然则用来对于他,却绰绰有余。   辗转一夜未眠,直到黎明时分,赫尔总算理出了一些头绪,很显然拒绝军事情报处的征召是件不切实际的事情,到被占领区之后,军事情报处对他就鞭长莫及了,仔细想来,当特工也不是很恐怖,最主要的是若何珍爱自己。   唯一让赫尔感应难以放心的,是军事情报处那不堪一击的保密功夫。从床边的橱柜抽屉里取出了一面镜子,赫尔看着镜子内里的自己,进入军队之后,他就留起了胡子,现在满嘴络腮胡子的他,基本就难以看清原来的面目。   也由于留胡子的缘故,让他看来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老头,谁会想到他只有二十四岁?   虽然从来没有尝试过,但就现在的样子看来,想酿成另外一个人,一个让他的同伙都难以认出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难题。   被征召入伍以前,他是一个颇为乐成的成衣,甚至差一点就拥有自己的店肆,但在他多年的蓄积足够自力开店时,一纸调令让他的所有期望彻底破灭。   身为一个成衣的他,曾经给各种人相机行事,其中不乏显赫权门世家的人物,不外更多的是平民百姓,从十岁当学徒最先,到被征召入伍之前,他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物。   一个乐成的成衣,想要缝制出让每一个主顾满足的衣服,首先得领会主顾自己,而他早已经是这方面的专家。   他已经想到应该若何珍爱自己。   赫尔自认还算是个爱国者,至少倒戈国家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   不外,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会为了国家而牺牲,以是那危险无比的特工事情,他一定会丢在一边,若何搪塞到时刻再说,弄点疑神疑鬼的器械应该可以交差。   到了被占领区后,他唯一要起劲的就是演好另外一个自己,他并不计划做一个乐成的特工,他清晰的知道,只需要做一个在世的特工。   固然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照样得有一条后路,赫尔早已想好了这条后路,逃亡外洋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6lAHPFG3tLrnYnwOteD8-Q 提取码: y3tt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二狗娱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