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怎样开发手机软件,最实用的电脑软件推荐_《爱国军阀》(校对全本)作者:东方奇侠

怎样开发手机软件,最实用的电脑软件推荐_《爱国军阀》(校对全本)作者:东方奇侠

4个月前 (03-31) 投稿作者:神仙资源网 围观人数:137 评论人数:0次

50个国内必备苹果app,的app软件_《s7系列之红蚀》(校对全本)作者:墨熊

《爱国军阀》 / 作者:东方奇侠
内容简介:     穿越了,再次穿越了。     穿越到民国,附生于四川陆军军官学校一个可怜学生身上。     环顾四周,一片茫茫。     既然穿越到军阀混战的时代,作为军校毕业生,那就最先征战吧。     为了确立协调社会,用宿世所学的知识,为确立真正的协调社会而征战。

第一卷  血雨臧边

第一章 穿越   东方感受异常苦闷,稀奇是刚刚进入这家日资公司后,没有一天晚上睡个好觉,在办公室,在车间内里,经常听到谁人让人憎恶的"八格牙鲁"。   人人可能感受新鲜,对"八格牙鲁",人人太熟悉了,这是一个反常的民族,向中国,向亚洲,向天下传扬其丑陋。   想不到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听说"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土地上,再一次听到那逆耳的"八格牙鲁"。   人人不要新鲜,东方是在一家日资公司内里卖力品质,在进入之前,就有同伙相劝,不要进日资厂,若是说七十年前日本人是畜生,那么在二十一世纪跑到中国的这些日本文明人,还没有完全进化,只是半人兽而已。   否则怎么可能有珠海团体买春,否则怎么又东京团体性开放日(听说是聚集了500对日本狗伉俪,在一个广场上团体买卖),否则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与中国争取什么钓鱼岛,东海油气田。   听到这些,东方往往一笑而过,我们打工的,找个好公司,每月能够定时发工资就得了,其他的,管他。   然则刚进入这家日资厂没有几天,东方就感受不舒服,异常不舒服,简直是气炸了,基本不能事情。   坐在后面谁人日本品质总监铃木大郎,六十多岁,刚从日本总部调过来,为人简直是反常。天天给人人开什么品质意识集会,稍稍没有到达要求,就大发雷霆,训人人如训儿子似地,有时口中竟然经常冒出"八格牙鲁"。   听到这里,东方经常压下心中怒火,打工在那里不是被骂,忍下吧,逐步的就习惯了。各人自扫门前雪,横竖这个憎恶的总监至今没有骂自己。   就这样过了几天,为了制止天天看到那张臭脸,一看到谁人铃木大郎到后面办公室,东方就跑到车间内里,云云这般,耳朵免受噪音污染吧。   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正在现场调研,突然前面泛起一阵杂乱,接着员工中发作出一阵阵喧嚣,工友们一窝疯围已往,边跑边喊道:"鬼子打人了,快来看鬼子打人了。"   感受大奇,虽然日方治理职员素质稀奇差,然则日资厂现场环境照样不错的,怎么会泛起云云杂乱状态呢?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会打人呢?   出于好奇,也是为了松懈下这几天被铃木大郎压得牢牢的神经,东方放下手下活,随着工友一起围了已往。   让人大惊,打人的居然是品质总监铃木大郎,正自鸣得意的站在一边,一脸不屑。而被打的,那位女工捂着被打肿的半边脸,正如祥林嫂似地哭过一直:"总监,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打我?"   对这个女工,东方是领会,名叫阿萍,来自湖北,为人异常温顺,前几天东方在现场观察问题的时刻,她曾经异常友好的协助东方。   想不到这样一个温顺的女人,就这样被铃木打了,而且打得很不清,左边脸已经肿起来了。   虽然这时铃木看到围住的工友,也慌了,然则日本人特有的自满显露无遗,对众人吼道:"赶忙回去事情,围到这里干什么?赶忙回去干事情,岂非都不想干活的?"   想不到打了一个弱质的女子,铃木竟然还这样盛气凌人,众人甚是生气,一个劲鼓噪,不只没有散去,圈子反而越围越大。   东方可留了一个心眼,不怕县官就怕现管,铃木是自己顶头上司,若是激昂工友与其尴尬刁难,未来恐怖要穿小鞋子,立即准备闪身离去。   正转身的时刻,突然铃木叫住了东方:"杨,你来得正好,让这些工人马上回到岗位上去。"   平地一起惊雷,众人顺着铃木的眼光,发现正往暗处逃避的东方,感受异常炙热。   没有办法,谁让铃木是自己顶头上司,硬着头皮,在人人鄙夷的眼神中,东方来到铃木身边,先是握了下阿萍的手,看了下被得半肿的脸道:"阿萍,痛吗,我带你到医务室去擦下药,省得发炎什么的?"   阿萍抬起满是泪水的圆脸,扭曲着脸说道:"杨生,痛,异常痛。我做错了什么,总监竟然这样打我?"   旁边工友一听,也随着起哄道:"汉奸,不要这样就帮大郎的屁股擦了,阿萍做错了什么,大郎为什么打这样一个弱女子?"   听到有人竟然当众叫自己为汉奸,东方就有点火冒三丈,但照样起劲制止自己,向众人左翼道:"列位工友,信赖我们总监,信赖公司,信赖我们政府,这个事情绝对会获得圆满解决的。然则问题解决需要当事人逐步相同,人人围到这里,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想不到就是这样一句话,竟然被众人当众揭短,有的说你小子才来几天,知道个什么?有的说你小子原本就是铃木手下,一路货色,工友情绪反而加倍激扬。   看到排场已经难以控制了,东方没有办法,只有向铃木问道:"总监,阿萍到底做错了什么?"   铃木一看自己手下竟然也诘责自己,那时火道:"这个小女人事情不认证,本总监巡视车间的时刻,居然向本总监偷偷的笑。云云这般,良心大大的坏,不教训怎么行?"   一听事宜原委竟然云云匪夷所思,东方大奇道:"总监,只是由于阿萍偷偷向你笑,你就打她?"   铃木迟疑片晌道:"确切不移,他事情不认真,岂非不应该被打骂?杨,你也是做品质的,知道许多器械由于员工不仔细,最后酿成客户投诉吗?这就是这几天我为你们贯注的品质意思。"   东方还没有语言,阿萍哭丧着脸回答道:"我是天生笑容迎人,岂非要我哭好?"   铃木扬起头,高慢的回答道:"你上班不认真,良心大大的坏,本总监就有权力打你。"   这句话简直捅了马蜂窝,众人纷纷骂道:"他妈的,大郎真怪,不要老子用笑容相迎,岂非要像七十年前,用枪用炮来驱赶这群虎豹吗?"   铃木大火,对东方吼道:"杨,将这些骂人的支那人名字记下,到时通知人事处置?"   众人一听,立即将火气发在东方头上,纷纷说道:"狗汉奸,谁怕谁,只要你敢记,老子有你悦目的?"   想不到数日忍让,竟然让铃木真的以为自己完全遵守他,立即强忍着心中火气,不卑不亢的对铃木说道:"铃木总监,阿萍这小我私家对人向来是一张笑容,这是天生的,你怎么能够由于这个而打她啊。铃木总监,这件事情错在你,你应该还阿萍一个合理。"   "八格牙鲁",铃木大发雷霆,对东方吼道:"杨,你是我手下员工,怎么能向外人,你竟然要我向这个下流的女工致歉,你简直疯了。"   一直以来强忍着这个可恶的字眼,再一次听到自己被人当众骂八格牙鲁的时刻,东方大火道:"我是你手下,没错。但我也是一个中国人。若是你没有错,我可以维护你。然则你无缘无故打阿萍,让我怎么维护你?"   想不到自己手下居然当众给自己下不来台,铃木震怒,立即掏出钱包,抽出一叠钱,洒在阿萍前面道:"要合理,本总监今天就给你合理,这么多钱拿去,算合理吧。中国人,穷光蛋。"   看到前面数十张百元大钞,阿萍也颇有点心动,正准备弯下腰捡的时刻,被工友拦住,在一番谈判后,工友们坚持要铃木大郎捡满地的纸钞。   铃木狠狠的看着东方,似乎让东方帮其拾起纸钞,但看到其转到一边的脑壳,终于,在工友的强逼下,再次抽出一叠纸钞,亲自递交到阿萍手里。   听到周围发作出阵阵欢笑之声,东方感受如释大负,偷偷的脱离,偷偷的跑到人事部,拿了一张辞工书。   本以为云云就能容易脱身,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竟然由于没有做汉奸,而含恨九泉。   铃木恶狠狠的看着东方,与那份辞工书,半响,让东方在公司五楼集会室期待。   忐忑不安的坐在集会室,突然大门被撞开,铃木与数名日籍治理职员撞了进来,看到孤零零的东方,简直要吃人似地,一个劲教训东方。东方也在火头上,立即回敬了几句,到激动的时刻相互之间竟然互指鼻梁。   这些日本人火冒三丈,以下犯上,那还得了,一个电话打已往,立即来了数个保安,竟然押着东方,直接赶出公司。   东方心中感应一阵悲壮,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云云悲壮的脱离狗日本的公司,有何遗憾。   立即扬首挺胸,大摇大摆的向公司大本走去。   在楼梯口,狠犹未尽的铃木感受不解气,竟然庸俗的在后面用脚一踢东方屁股,立即站立不稳,竟然从楼梯口滚了下来,头撞在墙上,立即昏了已往。   日本治理职员漫不经心,这个狡诈的支那人,又在玩魔术,立即让两个保安看着,竟然扬长而去。   或者是等得太久了,一个保安用手拉起东方,突然感受纰谬,满手是血,灾患丛生,东方顺着楼梯滚下来,太阳穴撞在紧要出口标识牌上,血流不息,人早已晕倒。   由于失血过多,在送到医院的时刻,东方不治身亡,就这样悲痛的脱离了人世。   后面的事情更是匪夷所思,听说东方身亡后,公司一心要将此事做成意外伤亡,花了点钱,找了一些假先富起来的医生、警员网络一些假物证,再送了点钱给村委会与镇政府以及办案职员,云云这般,东方就是不小心,坠"梯"而亡。   接到东方意外身亡的新闻,远在四川,没有见过世面的怙恃哭得如泪人似地,千里迢迢,从四川赶来。   老实巴交的农民怎么是这些人的对手,早年到后,所有证据都显示东方是意外身亡的,深圳市日资协会会长还颇为自豪的说道:"中国现在工伤殒命案例为每十万人两例,我们示意深深遗憾,杨只不过是那十万人中的一个。而我们日资厂安全是有保证的,其殒命案例远远低于天下一样平常水平。"   想不到就是这种混账言论,居然被一些所谓的精英教授摇旗呐喊。   经由多次上访,看到爱子身故冤案不能揭开,老父亲只好拿着铃木代表公司赔偿的二万块钱,据铃木先容,根据深圳市赔偿标准,对东方这种事,国家赔偿标准是1万5,公司出于人性主义精神,免费肩负了东方怙恃在深圳三十余天用度,董事长私人捐助了5千,作为东方的丧葬费。   看到这些罪过的嘴脸,老父还能说什么,只有痛苦的抱着爱子的骨灰,悲痛的踏上归途。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人人可能还回说,那位被打的女孩,另有工友应该会站出来告诉真相吧。   哎,说这话的人原本就很稚子,在发生那件事情后,随着生事的工友当天都被开除了,最后不知所踪。而那位被打的阿萍,在提为领班后,第一个跳出来作证东方是死于意外。   这就是现实,打工者的真实写照,许多打工者无缘无故被打,许多打工者被活活冤死,然则为了可笑的协调,为了社会稳固,用我们这些可怜人的鲜血,来印证所谓的盛世。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二狗娱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