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有哪些好玩的app,app老司机你懂的_《阿斗》(校对全本)作者:传说中的馋虫

有哪些好玩的app,app老司机你懂的_《阿斗》(校对全本)作者:传说中的馋虫

4个月前 (03-31) 投稿作者:神仙资源网 围观人数:380 评论人数:0次

《阿拉德之剑》(校对全本)作者:时间的守护者

阿斗 / 作者:传说中的馋虫
内容简介:   一代妙手转世重生,却成了历史上谁人扶不起来的阿斗!   若是关羽未死,庞统未亡,刘备没有夷陵之败,三国又会是怎样的呢?敬请期待本书……

第一卷 少时欢

第1章 长坂坡   公元1900年,天津。   在西郊高家庄的一处很大的四合院中,群集着一伙人,这些人各个彪悍,身上还带着家伙,正中的堂中,摆着一张大大的旌旗,上面"扶清灭洋"四个大字显得份外显眼。   "洋鬼子快要打过来了!这一次一定要他们有去无回!"语言的是曹福田,天津义和团的首领。   "曹帅说的是,张帅的'天下第一团'现在已经到了天津郊野,距离老龙头火车站只有二十余里!现在有张帅的'天下第一团',准保让洋鬼子有去无回!"语言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人叫刘呈祥,外号刘十九,今天只有十九岁。   这人口中的"张帅"就是张德成,是义和团的一个主要首领,在独流镇创立了天下第一团。   曹福田点了颔首,接着问道:"各地的义士呢,都来了多少人?"   "这次各地来了一千多名义士!都是武林英豪!就连武当的刘善刘大侠也来了!"   "真的,刘大侠也来了!"曹福田欣喜的说道:"有这个天下第一妙手坐镇,那么我们扶清灭洋大业定能够乐成!"   ……   此时这曹福田口中的刘大侠,正在东厢房的别院中饮茶。   这位刘大侠名叫刘善,出自武当派,是武当派掌门人的亲传门生,内功外功轻功气功无一不精。在他二十岁的时刻,曾经独上少林,战平那时少林第一妙手,那时刻他的武功便已经跻身武林最前线。尔后的几年,刘善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死在他手下的大盗不可胜数。更有江湖传言刘善现在的武功,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不外刘善自己自然知道,这天下间隐藏的妙手不可胜数,自己应该算不上是天下第一,然则也应该差不多少。   别院当中,除了刘善以外,另有十几个武林人士,这些人都是来助义和团一臂之力的。现在洋鬼子已经在天津上岸,眼看就要杀到天津城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义和团决定在天津抵制八国联军,而武林人士前来助战的自然不可胜数!   "听说洋鬼子的火枪暗器十分厉害,比得上唐门的顶尖暗器,不知道是真是假!"   "火枪有什么恐怖的!"一个中年大汉站了出来,脱下身上的坎肩,露出了结实的肌肉,大口吼道:"老子练了三十多年的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的横练!刀枪不入,畏惧他谁人火枪不成!"   "呸,张老三,你以为人人都跟你样练了三十多年的童子功!老子可没你这个刀枪不入的本事!"旁边一个瘦子站起来说道:"听说这义和拳的上师会施符,喝了这符水刀枪不入,老子一会得去求一道符去!"   一伙武林人士聚在一起,乱哄哄的,而刘善只是安坐在一变,静静地喝着茶。   对于保家卫国,刘善自然是没有话说,然则义和团的一些做法,刘善却不是很喜欢。这些洋人也不全是坏人,记得有一次遇到一个重病之人,自己又是开药又是用内功,照样没能够治好,可是抬到洋人的教堂当中,那洋神父只用了一跟管子查到肉里,就把那人治好了!   就在此时刘呈祥从外面走进来,冲着人人一抱拳:"列位,洋鬼子已经上岸了,而且在岸边按下了营帐!看来不久就会进军天津了!曹帅希望人人能够先一探敌营虚实,以是此事还要贫苦列位了!"   "刘十九,让我去吧!"刚刚秀肌肉的大汉张老三说道。   "哼,就你这个傻大个,能叹道什么新闻,这样密查军情的事情,自然要交给我草上飞了!"瘦子插嘴说道。   "草上飞,你虽然跑得快,然则人家手里可有火枪暗器!你那身板,能抗住?"大汉道。   刘善叹了口吻,这伙武林人士,虽然各自都有各自的本事,不外这群集在一起,没有人治理简直是一伙乌合之众!   想到这里,刘善站了出来,道:"刘十九,照样我去吧!"   刘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闭嘴了,再做当中,刘善武功最高,私下里更是传言现在刘善是天下第一,以是刘善自动请缨,自然没有人再启齿。   "有刘大侠出马,那太好了!"刘呈祥启齿说道,在刘呈祥眼中,这世上生怕没有刘善刘大侠做不到的事情。   ……   此时天津大沽口岸边,英法联军已经上岸了。   刘善偷偷的潜到周围。原本刘禅想打晕一名士兵然后换上他的衣服混进去呢,然则找了半天,刘善发现所有的人都和自己长得不一样,这些洋鬼子不是黄毛就是红毛,眼珠子也烦着绿光,没有一个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眼珠的。   刘善无奈的叹了口吻,看来只好硬闯了,不外凭着自己的武功,冲进去应该没有问题。   想到这,刘善一个纵身,轻功用出,化作一道幻影,奔着对方而去。   刘善很乐成的闪了进去,对于刘善这种妙手来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是最基本的,虽然洋鬼子有哨兵,不外很明显这些哨兵都不会武功,对于刘善来说,只要花些功夫,照样能够潜进去的。   "Arreter!"就在刘善向正中走的时刻,死后一个声音传来。   语言的是个法国人,说的自然是法语,刘善固然听不懂,刘善回过头来,恰好看到这个法国大兵,而这个法国大兵也看清晰了刘善,法国大兵马上从背后将枪提了过来。   下一刻,刘善突然跃起,闪电般的速率冲了已往,一剑刺穿了这法国大兵的咽喉。   然则,这法国大兵的那一嗓子,已经惊动了周围的人,无数带着高盔的法国兵涌了过来。   刘善不敢停留,马上突围,剑花一舞,转眼间就刺死了三小我私家。   "嘭!"一声犹如鞭炮的声音响起,刘善只以为肩膀一痛,回头一看,一名洋鬼子手中拿着一杆火枪,枪口还冒着青烟。   "嘭,嘭!"又是两声,刘善这次学乖了,急遽一个跳跃,只见原本刘善所站的地方脱离泛起了两个小洞!   这就是那西洋火枪暗器,威力好厉害,速率好快!感受到肩头传来的麻木感受,刘善心中叹道。   这群法国兵也受惊的望着刘善,他们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另有人能够躲子弹!   此时,一个头领摸样的人走了出来,只见他从腰中抽出佩剑,大呼了几声,那些法国兵马上站成了三派,枪口瞄准了刘善。   "欠好!"刘善暗叹一声,一个火枪就这么难躲,若是这么多,自己哪躲得已往,想到这里,刘善手中一晃,十几根芙蓉金针飞出。   与此同时,那鞭炮的声音再次响起,刘善大惊失色,急遽躲闪,只见劈面前排刚刚放完枪的人蹲了下去,后面一排枪声接着传了过来!   而这时,芙蓉金针也已经打了已往,恰好击中了劈面第二排人,十几人瞬间倒了下去。   惋惜的是,此时子弹也已经到了刘善的近前,刘善大喝一声,内功运到了极致,刘善以为凭着自己这一身绝顶的内功,应该能够盖住这茫茫多的子弹。   然则,那熟悉的疼痛感却从刘善身上传来,刘善身上同时泛起了是个弹孔!   "原来内功挡不住火枪!"刘善心中暗叹一声,不甘的倒了下去……   ……   "咚!"猛烈的震惊将刘善惊醒,刘善起劲的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漆黑一片!尔后刘善伸了伸四肢,此时刘善以为,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包着,而且包的很结实!   是布!一块很柔软的布包着自己!刘善松了一口吻,只是一块通俗的布而已,只要自己运一下内力,马上就能撑碎!   想到这里,刘善运起了内力,然则,刘善却突然发现,内力竟然用不出来了!   岂非我内力全失了!一丝很不详的感受笼上了心头。   一股很腥很腥的味道传来,刘善抽了抽鼻子,此时刘善发现,这中很腥很腥的味道是血发出来的,而且江湖履历告诉刘善,这血是人血!   闯荡江湖多年,刘善很清晰,一点小伤是造不成这样的血腥味的!现在这么浓的血腥味泛起在这里,这说明周围一定死人了,而且死的还不只一个!   "叮!"响亮的碰撞声传来!刘善心头一震,这碰撞声,绝对是武器发出来的!加上这浓浓的血腥味,刘善很敏感的意识到,周围有人在做生死搏斗!   "啊!"随着一声惨叫声传来,刘善知道,生怕又有一小我私家惨遭不幸了!紧接着,刘善的身体最先晃动起来,而随着身体的晃动,传到刘善耳中的另有那马儿奔跑时的马蹄声!   我这是在马上!此时刘善已经略微明了过来,自己内力全失,而且还被人用布包着放在马上,刘善逐渐的回忆起来自己好像被无数的洋人用火枪打中,岂非是有人救了自己,想必是义和团的弟兄们!   "军中战将,愿留姓名!"一声大呼从远方传来。   "吾乃常山赵子龙也!"这次的声音距离刘善很近!好像是从刘善身边发出来的!   听了这话,刘善脑子最先琢磨开,常山!赵子龙?赵子龙不就是赵云么?这话听了怎么这么熟悉!对了,这是长坂坡内里的一个桥段,自己听唱戏的唱过!今天这是怎么了?义和团的人还请来了戏子来唱戏不成?   "扑哧!"声音再次传来,这是武器刺入身体的声音,而且这武器照样刘善异常熟悉的剑!接着,惨叫声再次传来。   纰谬!这明白是有人在厮杀!这血腥味,这武器声,刘善知道,自己是不会判断错误的!可是偏偏适才又有人在喊戏词,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刘善明了过来,刚刚那戏词是记号!这绝对是有人在对记号!   刘善好歹也是在武林中摸爬滚打好多年了,自然知道江湖上一些门派交流会用记号隐语。可是这种记号,刘善却是第一次听到,"常山赵子龙",这到底是哪门哪派的记号?义和团怎么用这么怪僻的记号!   武器碰撞的声音依然不停传来,那血腥味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加倍浓郁起来。此时,刘善已经以为有些纰谬劲了!从武器发出的声音来判断,征战的是两把武器,而且一把照样剑!而现在,刘善细细数来,发现者两把武器至少已经干掉了三百多人了!   三百多人,在当今武林之中,哪怕是武当和少林这样的大派,也不是容易能够损失得起的!现在这转眼间,就死了三百多人,这让刘善心内里有些发虚,看来,这绝对不是一样平常的武林厮杀!岂非又和洋鬼子打起来了?可是洋鬼子又怎么会问那句"军中战将,愿留姓名"!   逐渐的,一个时候就已往了。此时刘善以为眼皮竟然有些睁不开了,一丝困意泛起在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犯困了!而且困的是云云厉害!要知道自己练功多年,内力也算是深挚,就算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没事,而现在不外才一个时候,自己怎么就累了呢?   在这疑惑当中,刘善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   "翼德援我!"一声大喝将刘善从睡梦中惊醒,这声音正是从自己身边传来的!   "子龙快走,这里我挡着!"另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被刘善听的真真切切。   翼德!这记号倒也完好,刚刚出了个赵云,这回连张飞也出来了!   马速逐渐的变慢,最后停了下来,一阵晃动的感受传来,尔后刘善的耳边传来了阵阵哭声。而且这哭声照样一个男子发出来的!   没出息,男子还哭!刘善暗骂一声,此时,那哭腔的声音传来:"子龙,怀抱何物?"   "主公!云无能!糜夫人深受重伤,不愿上马,投井而死!云只救得令郎出来……"随后,晃动的感受再次传来,刘善以为自己好像被人给抱起拖了起来。   尔后,刘善以为自己被人接了过来,脸前的黑布终于被揭开了,耀眼的亮光让刘善险些睁不开眼睛,良久才逐步顺应过来,此时泛起在刘善眼前的是一张脸。   眼前这人不到五十岁的样子,脸上被硝烟熏得黝黑,另有片片的血迹。头发有些杂乱的盘在一起,两眼正含着泪花,泪水不住的往下流,看来适才哭的男子就是他了!   而且刘善向着周围打量了一下,突然,刘善发现了一丝纰谬劲,眼前这个正在哭的男子正抱着自己,而自己好像变成了婴儿般巨细。   "为了你这孺子,险些损失我一员大将!"刘善还处在震惊当中,眼前的这个男子却已经语言了,话音慷慨激昂,喷了刘善一脸口水……   "好恶心!"刘善心中暗想。就在此时,刘善以为自己的身体竟然掉落下去。   这种感受,刘善太熟悉了,记得昔时演习轻功"梯云纵"的时刻,自己竟然飞上去尔后有摔下来,那自由落体的感受,就是这个样子!   眼前这个正在哭的男子,竟然将自己扔到了地上!   "嘭!"刘善结结实实的掉在了地上,疼痛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哎呀,好痛!你这家伙,好大的胆子,敢摔小爷!"刘善扬声恶骂起来。然则这骂声由刘善的嘴中传出,却变成了阵阵婴儿的啼哭声。   这是怎么回事?真是见鬼了?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二狗娱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