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的app软件,手机软件破解网站_[玄幻]《诛天图》(校对全本)作者:零下九十度【136W】

的app软件,手机软件破解网站_[玄幻]《诛天图》(校对全本)作者:零下九十度【136W】

4个月前 (03-31) 投稿作者:神仙资源网 围观人数:91 评论人数:0次

[言情]《邪色》(校对全本) 作者:安厝燕子【80W】

《诛天图》 作者:零下九十度
内容简介:   大道三千,皆可成圣。   上古时期,天地崩裂,贤人陨落,大战四起,道统溃逃。三千大道,仅留一道,谓之,画道。它本为三千大道中最不起眼的一个,然而,经由千万年的传承,画道,已然成为唯一的道!   画虎,可拥有猛虎之力。   画鸟,可飞翔蓝天之上。   画鱼,可潜入深海之渊。   ……

第一章 画中有灵,逆转乾坤   大道三千,皆可成圣。   上古时期,天地崩裂,贤人陨落,大战四起,道统溃逃。那一战,崩裂了无垠大陆,斩断了封神山,三千大道,仅留一道。   谓之,画道。   画虎,可拥有猛虎之力。   画鸟,可飞翔蓝天之上。   画鱼,可潜入深海之渊。   ……   画道本为三千大道中最不起眼的一个,然而,在其余道统消逝之后,经由千万年的传承,画道,已然成为唯一的道!   洛神山,水云阁。   轻纱暖帐,一绝美的少女立于案前,一副画卷徐徐睁开,画中是一个少年,眉宇间充满了灵气,英俊潇洒。   少女玉手在画像上拂过,眼中涌过无尽的忖量,"现在的你,是这般容貌吗?风儿。"   她叫柳依,水云阁阁主。   画像中是她的弟弟,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十六年未相见,当初的婴儿已经长大了,画卷上传来温暖的触感,柳依甜甜一笑。   "也谢谢你……"   柳依白嫩的玉手在画卷上划过。   这画卷本是小时刻无意中捡到,却似乎拥有通天之灵,那清淡的画纸上,可以推演出弟弟的画像,一解忖量之愁,否则这十六年,在这冰寒的冷宫中,她都不知自己该怎么坚持下去。   十六年来,与其说是弟弟陪伴着她,不如说是这一卷神秘画卷。   每当她痛苦的时刻,神秘画卷中,总会传来一丝温暖,让她心中生出暖意,十六年来贴身携带,她从未离开过这幅画卷。   "风儿这么英俊,也快娶媳妇了。"   柳依只是满心欢喜的看着。   然而,溘然之间。   画卷中,那少年的画像溘然变得模糊,若有似无,随时可能消逝。   "啪!"   柳依手一抖,身边的一瓶浓墨被无意间打翻了。   失事了!   柳依脸上一片雪白,忙乱无比。   她十六年未见过弟弟,现在弟弟的容貌全靠画卷推演,而一旦推演失败,那就意味着,弟弟失事了!   "岂非……"   柳依心中一痛,想到那恐怖的可能,旋即抚慰自己,"不,不会的。风儿若是真的失事,宫主就该来了,她没来,说明……"   "咯吱!"   话音未落,背后的房门悄然打开。   柳依蓦地转头,一名威严正经的少妇,带着无数守卫,已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水云阁中,柳依面如土色。   推演画像失败、此间宫主前来、效果不言而喻……   风儿,终究照样没挺已往!   "柳依。"   少妇启齿,"因果灯,灭了。"   "噗通。"   柳依软倒在地。   眼泪无声留下,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消逝。   "十六年前,风雪漫天,你以五岁幼童之身,带着谁人婴儿爬上了洛神山,希望我为他续命。我念你诚感致天,便用十大仙画之一的天降甘霖,为他续命。但昔时也留下答应,等他离去之时,即是你化身献祭的时刻。"   "你瞒着我将你弟弟悄然送出,不为任何人所知,我并不怪你。"   "只是,仙画虽然壮大,虽然可以为你弟弟续命,却无法逆天改命!十六年身死,说明他命数已尽。"   "用你的一生,仅换了他十六年生命,你可悔恨?"   少妇语气淡然,每一句话,却充满无尽的威严。   "柳依不悔。"   柳依伤心中带着坚定,别说十六年,哪怕只是一天,她也不悔。   "那就走吧。"   少妇抬起了脚步,"我会让钦天阁为他祭祀一副往生图,让你弟弟来生寻个好人家,你既然已全心无悬念,昔时的答应,也该应允了。"   "是。"   柳依膜拜。   强硬的面容上,眼泪再度留下。   祭祀往生……   弟弟,这是姐姐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柳依被带走了。   水云阁内,恢复了以往的冷清。夜间的风很冷,窗户开着,寒风瑟瑟,吹起案桌上的无数画纸。   案桌上,唯有那一卷睁开的画卷。   上面依旧是那少年的容貌,各样推演,却再也无法成像。   然而,谁也未曾推测的,就在这时,那模糊的画卷上,溘然浮现出一排漆黑的字体,清晰可见。   [献祭?]   [献祭为灵,以万灵之体为炉鼎,祭炼神魂,乃是用人魂祭炼突破的手段,异常歹毒,柳依有危险!]   [怎么办?]   [献祭需完全自愿,心无悬念,若柳依心有悬念,献祭一定无法举行。]   [寻找柳依弟弟,方可救她。]   [柳风推演中。]   [画像模糊,推演失败,推演效果:重伤迷离,即将殒命。]   [寻柳风,救柳依!]   画卷上。   一行行字体浮现又消逝,好像在自问自答,又好像是画卷自己在思索,这情形若是让外人瞥见,生怕不知吓死多少人。而最后那一刻,画卷似乎确定了谜底,水云阁内,溘然狂风大作,金光闪过。   那画卷,竟然破空而去!   "轰!"   空间撕裂。   不知过了多久,在大夏王朝边缘的一座小县城内,画卷悄然泛起在了一个通俗的房间内,落在书桌之上。而在房间内,一个少年躺在了那里,跟画像中的少年,一模一样,正是柳依的弟弟。   只是现在的他可没有画中的风貌,脸色苍白,随时可能离世。   [另有一线生机,可救。]   [寻找治疗灵画。]   画卷上又浮现一排字体。   然而,就在这时,破旧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偷偷摸摸的走了进来,面色铁青,又有些张皇,看着床上的柳风,一咬牙,走上前往,蓦地将手按在他的嘴巴上,死死捂住。   "你个病痨,横竖也活不成了,干嘛掉口吻虚耗柳家资源?"   "不如早早死了吧!"   "呃——"   柳风甚至连挣扎的消息都没有,就被生生掐死。   华服少年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基本没有注意到,在旁边的桌子上,那一副看似通俗的画卷内,杀意大盛。   [危险,柳风危险!]   [寻找击杀此人的杀戮灵画……]   [寻找失败!]   画卷内,闪过无数足以惊动大夏王朝的灵画,然而这些灵画,竟然全是治病救人的灵画,竟无一杀人的灵画!   柳依本心地善良,十六年来,作画无数,却只喜欢治病救人。   作为柳依的本命画卷,它竟然不懂杀人之法!   "终于死了。"   看柳风没了消息,华服少年有些解脱。   然而苏醒之后,又有些畏惧,眼看外面没人,慌忙离开了这里,而此时,房间内,只有一个已经成为遗体的柳风,和神秘画卷。   [推演柳风……]   [推演失败,柳风殒命。]   [因果灯再无机遇燃起,柳依危险!]   [恨!]   [为何我不懂杀人之法?]   画卷中,溘然冒出一副情绪十足的字体,足以见画卷此时何等杀气凛然!   明显希望就在眼前,却怎样只会治病救人,眼睁睁看着柳风被掐死?它掌握无数救人之作,却救不了自己的主人!柳风究竟只有一口吻了,就算是用仙画治疗,也需要时间,怎料有人要掐死他?   [恨!]   [大恨!]   [一定要救柳依!]   画卷中急促的冒出一排排字体,可见它着急水平,柳依命在旦夕,它却只能看着?它可治病救人,却无法将死人复生,那可是贤人手段!   [怎么办?]   [恨!]   [为何不让我掌握杀人之法?]   [我若为人……]   溘然间。   画卷发泄式的字体停顿了,久久愣在了那里,而此时,画像中,仅仅留下那一个我若为人四个字,闪灼着漆黑之芒。   "嗡——"   破旧的房间内,传来一声清鸣。   画卷中金光闪灼。   一道半虚幻的人影逐渐浮现,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恐惧的说不出话来,画中生灵,那可是贤人手段!   人影浮现,竟跟床上躺着的柳风一模一样。   这本就是由于柳依的想念,推演柳风所画,而现在,这最后的画像,竟成了画灵的容貌!柳依画了十六年,它推演了十六年,从一个婴孩,到现在的少年,神秘画卷生生的随着柳风成长了十六年!   画灵看着床上的遗体。   一人一灵,就这样久久不动。   [柳依危险,不能再拖了。]   画灵露出决然之色,神秘画卷上,浮现出了这句话,刚刚化灵,它还不能熟练的掌握人类的语言。   [柳依。]   [我若不在,你一定要活的好好的。]   [你愿意为弟弟献祭为灵,又怎知,被祭炼之后,不是一生,而是世世代代都灰飞烟灭?]   [仙画都动用了,洛神山又岂会做无本生意?]   [总有一天,我会杀上洛神山,将你救下来。]   [等我……]   画灵神色坚贞。   神秘画卷睁开,浮空而动,落在了柳风的遗体上,一股无名之火溘然燃起,将柳风和神秘画卷包罗在内。   而这时,神秘画卷之上,也浮现出了最后的字体。   [我因柳风而生。]   [因果相连,我既然泛起,柳风的因果,一定加诸我身。]   "哗——"   字体没泛起完,就被燃烧。   "痛……"   这是画灵说出的第一句话。   它本天赐之物,无人能毁,现在为了拯救柳依,竟自燃了!没有人知道它现在所蒙受的痛苦,蚀骨魔心,画卷就是它的身体,若何能不痛?   许久。   柳风的遗体和神秘画卷被烧的渣的都不剩,他才逐渐从痛苦中挣脱,虚幻的画灵已然真实,而当他再次仰面的时刻,已然彻底化为实体!   房间仅有的铜镜中,倒影依旧,再无他人。   画灵有些艰难的一步步走向铜镜,看着内里谁人无比熟悉的面容,有些生涩的抬起手在铜镜中的自己上划过,眼中却露出冰凉的神色,不似人类。   "轰!"   夜空中。   一道霹雳闪过,似乎老天发怒。   凌厉的闪电将夜空照的白皙,透过纸糊的窗户,落在柳风身上,正巧瞥见他嘴角,那一抹恶魔般的微笑。   "从今日起,我,就是柳风!"   ……   落神山。   那位掌权的少妇,将柳依带到了画炉之前。   这一刻,她等了十六年!柳依身具万灵之体,若是献祭为灵,那一瞬间发作的气力,足以让她突破瓶颈,成为画圣!为了这一刻,她甚至用十大仙画之一的天降甘霖,为她谁人废物弟弟续命。   不外,一切都值了!   谁人废物弟弟死了,柳依心中再无悬念。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雄伟的宫殿之前。   熊熊的火焰将所有人映射的通红,宫主即将突破,所有人都露出激动的神色,洛神山,终于要崛起了吗?   "准备好了吗?"   少妇看向柳依。   "我想再看看他一眼。"   柳依神色悲悼。   "也罢。"   少妇颔首,"柳风的因果灯,照样你亲自为他点的,你亲自看一眼,也好了却一切悬念。"   言罢。   少妇便带着柳依到了灵前。   那是为柳风做的灵堂,灵堂中央,一盏因果灯,再无光华。   "弟弟,姐姐无能,来生再珍爱你。"   柳依在灵前三叩头,祭拜之后才起身。   弟弟已去,这世间她另有什么可依恋的?虽然往生论很虚无,但她依然愿用这一生,换弟弟下世荣华富贵。   然而,谁曾想。   就在柳依起身准备离去的那一刻,溘然之间,那已经熄灭的因果灯,就这样无故亮起了一朵小火苗。   很微弱,却耀眼了洛神山所有人的双眼。   灵堂内一片哗然。   "这是……"   "因果灯,竟然亮了?"   "不能能!"   "昨日已经微弱不能见,今晨才徐徐熄灭,怎么可能再度燃起?"   所有人都惊悚的看着这一幕。   而适才双目含泪的柳依却蓦地露出惊喜之色,不敢置信的捂住小嘴,任由眼泪落下,"在世,他还在世……"   "嗤!"   没人注意到。   那位少妇玉手攥成拳状,指尖深入掌心,留下深深的血痕。   她心中大恨。   十六年啊!   她等了十六年,才等到这一刻。   眼看就要乐成的时刻,那活该的夭折鬼,竟然又活了?看着柳依眼中冒出的希冀眼光,她知道今天的设计只能作废。   心中已有悬念,无法全心献祭,又怎么可能乐成?   "我会等你的。"   少妇低下头的面容,充满寒霜。   "夭折鬼,我倒要看看,昔时一个半残缺的天降甘霖,到底能让你活多久?我倒要看看,你那羸弱的身体,能撑多久!一次续命,不外让你苟延残喘而已。一个废物身体,你又能活多久?"   "我在这洛神山,等你。"   少妇眼神溘然变得无比恐怖,眼光森然,"等你死!"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YiBGLNdrVbqEd-sOZSG8ew 提取码: 661g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利便哦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二狗娱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